国家项目扶持 > 项目扶持 > 行业资讯 > 正文
国家项目扶持网 【编译】 作者:admin  2021-08-11

以色列在美国的支持纵容下,加紧备战。美国还向以色列表示,游弋在地中海的第六舰队“会保护以色列”。纳赛尔轻信美国、前苏联有关以色列不会发动进攻的“保证”,对以色列的军事预谋没有任何察觉。5月27日至6月3日,纳赛尔在几次公开讲话中都表示埃及“不会开第一枪”。他还解除了埃及在西奈军队的最高戒备状态。

 

 

6月1日,达扬接任以色列国防部长,并立即提出攻占西奈的作战方案。6月4日,以色列内阁召开紧急会议,择定发动闪电袭击的具体时机。至此,以色列已在埃及边境集结军队65000人、坦克650辆;在叙利亚边境集结军队25000人 坦克100辆;在约旦边境集结军队50000人、坦克350辆。

 

 

1967年6月5日清晨,以军根据达扬的“闪电”作战计划,对埃、叙、约发动了大规模突然袭击。以色列飞机利用埃及巡逻机返航加油的时机,于特拉维夫时间7时45分绕过雷达监视网超低空向开罗机场和苏伊士运河区机场飞行。从7时45分至10时35分,以色列共有17批飞机对埃及的10多个重要机场进行了轮番轰炸。由于埃及空军毫无戒备,埃及340架作战机中的300架被炸毁。

 

 

6月6日黄昏,以色列又对叙、黎、约、伊拉克发动空袭,一天内阿拉伯国家损失飞机416架。以色列地面部队在空军的掩护下,五个师直逼加沙地带和运河区。埃及军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因缺乏空中支援,战斗节节失利。6月8日,以色列占领了西奈。以军占领约旦河西岸地区后,6月9日向叙利亚发动全面进攻,6月10日占领了戈兰高地。在六天的战斗中,埃及官兵阵亡11500人,受伤和被打散的约三万人,被俘5500人;约军阵亡和失踪6100人,受伤700多人,被俘400人;叙利亚军队阵亡2500人,受伤5.000人,被俘600人。而以色列士兵死亡人数只有809人。

 

 

在“6·5”战争中,以色列又侵占了6.5万平方公里的阿拉伯领土,驱走近100万巴勒斯坦人。通过“6·5”战争,阿拉伯人民认清了美国、前苏联在中东既争霸又勾结的真面目。

 

 

“6·5”战争的失败,对纳赛尔的打击也是显而易见的。1967年6月9日晚,纳赛尔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他显得面容憔悴,神情沮丧。他宣布,他将承担这次失败的全部责任,他决定辞去政府的全部职务,成为一名普通公民。他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并说:“这是行动的时刻,而不是悲哀的时刻。”

 

 

开罗人民一听到纳赛尔宣布辞职的消息,便涌上街头,50万人聚集在纳赛尔官邸通往开罗市中心的街道两旁,要求纳赛尔留下来。第二天,上百万人从埃及各地涌向开罗,要求他收回辞呈。而外人很难理解埃及人民的感情,埃及人认为,不管“6·5”战争失败有多么惨重,但纳赛尔领导他们推翻了国王,结束了英国人的统治,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实施了土地改革,开始建造高坝,推动了城乡经济发展,给埃及人民在管理自己国家事务上一定的权力,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埃及人民需要纳赛尔。纳赛尔经过慎重的考虑,他顺应了人民的意愿,决定收回辞呈。

 

 

纳赛尔开始重建军队,调整国内政策,解决政治和经济上的问题。他协调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解决阿拉伯阵营内部矛盾,对以色列展开“消耗战”,在国际上寻找通过外交途径结束与以色列战争的办法,纳赛尔终因疲劳过度,积劳成疾,1970年9月28日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消息传开后,埃及人民沉浸在悲痛之中。三天后举行葬礼,数百万埃及人民从全国各地涌向开罗,为纳赛尔送葬。

 

 

1970年10月15日,由国民议会提名,经全民投票表决,安瓦尔·萨达特就任埃及新总统。

 

 

摆脱前苏联控制

 

 

“7·23”革命成功后,埃及面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各种压力,与西方进一步疏远,转而接近前苏联,以抗衡美国和以色列。埃及的“亲苏抗美”政策并没有给埃及带来很多好处。“6·5”战争中,前苏联并没有真正支持埃及战胜以色列,而是设法控制埃及,与美国搞交易,争霸中东,为其全球战略服务。“6·5”战争后,纳赛尔想依靠前苏联重建埃及军队,待条件成熟时,为“6·5”战争的失败雪耻。

 

 

前苏联不但拖延交付军火的时间,还要求埃及辟出一些地区供自己使用。纳赛尔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军队重建工作无法进行。52岁的纳赛尔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过早去世的。1970年10月16日,安瓦尔·萨达特就任埃及总统。萨达特对纳赛尔的亲苏反美外交方针早有异议,执政后对埃及的对外政策进行了调整,由“亲苏抗美”转变为“亲美抗苏”。

 

 

为了表示国家政策的连续性和得到前苏联已答应的武器供应,1971年3月萨达特以总统身份首次访问了莫斯科,要求前苏联提供纳赛尔时期答应的萨姆导弹、先进的米格飞机及其他装备。前苏联领导人提出使用这些飞机时要得到苏联的同意。萨达特断然表示:“除了埃及总统,也就是由我代表的埃及人民自己,谁也不允许对埃及事务作出决定。”萨达特的举动遭到国内亲苏势力的反对,亲苏派策划推翻萨达特。1971年5月,萨达特在获得确凿证据后,采取果断行动,清除了亲苏派阿里·萨希里和戈马等人,改组了内阁。

 

 

1971年5月底,前苏联的波德戈尔内访问埃及,埃及应苏方要求,签订了《埃苏友好条约》。波德戈尔内答应向埃及提供新式武器,但提供武器的承诺迟迟不能兑现。1972年2月,萨达特再次赴莫斯科,希望能得到前苏联已答应供给的武器。到1972年7月,前苏联拒不履行武器供应承诺,埃及从前苏联获得武器的希望已经破灭,萨达特对前苏联的背信弃义忍无可忍。7月17日,他郑重宣布:辞退21000名前苏联在埃及工作的专家,限他们在10天内离境。前苏联在埃及的军用设施要么卖给埃及,要么撤回。前苏联拒绝把设备卖给埃及,只好连人带物一起撤回。

 

 

萨达特的这一举动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做出的改变外交政策的重大决策。前苏联利用提供武器、提供贷款、派遣专家等手段来控制埃及的作法,早就引起了萨达特的不满,这是其一;其二是萨达特认识到,前苏联领导人关心的是“维护他们在这个地区的存在”,并不真心支持埃及打败以色列,“只要有前苏联专家在埃及国土上,就谈不上开战”,不进行战斗,不战不和的局面就结束不了;不进行战斗,和平就不可能实现;其三是萨达特还认识到,美国真心支持以色列,也只有美国才能对以施加影响。萨达特决定埃及外交政策的天平应向美国方面倾斜,由“亲苏抗美”,改为摆脱前苏联的控制,投向美国的怀抱。

 

 

十月战争期间,前苏联的表现导致了埃苏关系的进一步恶化。1976年3月15日,埃及宣布废除1971年签订的《埃苏友好条约》,3月26日又宣布取消前苏联军舰使用亚历山大等港口的一切便利条件。1981年9月,埃及驱逐了前苏联驻埃及大使,埃苏关系走到了破裂的边缘。

 

 

埃及与前苏联关系恶化的同时,埃美关系逐步加强。十月战争期间,美国大力支持以色列,向以色列提供23亿美元的美国武器,美国飞行员和专家也频频出现在以色列。与此同时,美国又给以色列施加了一定的压力,促成埃以停火,不让以色列搞掉被围困的埃及第三军团。在基辛格的努力下,1973年11月11日在开罗至苏伊士公路第101公里处埃以双方签订了埃以之间六点协议。

 

 

结语

 

 

萨达特把六点协议称作是“我们同美国之间建立互相谅解关系的起点”。1973年11月7日,埃美复交。1974年6月12日尼克松总统访问埃及。1975年埃以第二个脱离接触协议签订后,萨达特作为第一位埃及总统访问了美国,美国答应1975~1976年向埃及提供7.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和2.5亿美元的粮食援助。之后,美国向埃及提供的援助逐年增加。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