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项目扶持 > 项目扶持 > 行业资讯 > 正文
国家项目扶持网 【编译】 作者:admin  2019-07-26

据此推论,商业保险蓝海众多:

如对寿险行业而言,大养老、大健康领域,注定有着极为广阔的市场。这解决的是政府已经步履维艰的养老压力和医疗压力。目前并不算完善的税延养老险、税优健康险的出现,已经释放了政府对这方面的期待。

保险行业不乏险资青睐养老地产,公立医院引入社会资本,医养结合的现象,同时包括本次报告中提及的长期护理险,蓬勃发展的商业健康险,皆在诉说保险在上述两大领域的潜力,与百花齐放的未来。

对财险行业而言,高层极为重视的“一带一路”战略、环境治理问题、安全问题、振兴农村问题的背后,工程保险、货物运输保险、运输工具保险、法律责任保险、出口信用保险、特种保险、环责险、安责险、农业保险等,无一不具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

联想6月29日,那则“引爆”保险圈的“国家实行疫苗强制责任保险制度”喜讯,2018年八大高危行业强制责任险制度的出现,及更早之前的交强险制度,和国家层面的校方责任险、医责险、食责险和环责险、护理保险等指导意见的提出......

上层建筑似乎并未忘记商业保险,《今日保》妄言:政府监管与市场治理的经济社会综合风险管理共治模式或许已经全面到来。

藉此《今日保》尽数复盘国家进入新世纪尤其是2010后颁布实施之保险利好政策,盘点可能的市场规模,探析政府内在诉求和险企的融入应对之策,以飨业界同仁。

1

-Insurance Today-

第一重奏:强制安全生产责任险

2016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的发展意见》。

该《意见》,由党中央、国务院双重加持,份量可见一斑。

其第二十九条明确指出:

发挥市场机制推动作用。取消安全生产风险抵押金制度,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制度,在矿山、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交通运输、建筑施工、民用爆炸物品、金属冶炼、渔业生产等高危行业领域强制实施,切实发挥保险机构参与风险评估管控和事故预防功能。

2017年12月12日,国家安监总局、保监会、财政部三部委以安监总办【2017】140号文的形式印发《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实施办法》,并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实施。

该《办法》第六条规定:

煤矿、非煤矿山、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交通运输、建筑施工、民用爆炸品、金属冶炼、渔业生产等高危行业领域的生产经营单位应当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

同时,该《办法》对险企安责险承保资质、事故预防及监督管理、激励与保障机制作了更加细化的明确与要求,为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制度的强制实施提供了更加细化的操作指引。

2019年2月19日,《安全生产法修正草案》正式向社会公布,明确规定在八大高危行业施行安全生产强制责任保险制度,且首次提出对于拒不投保的企业,将给予一定金额的物质处罚。

《今日保》获悉,新的《安全生产法》有望今年颁布实施。那么,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将成为继交强险、疫苗责任险后的第三个在法律层面制定、实施与推广的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规模测算:当前中国危险化学品行业就业人数约为450万人,建筑施工行业就业人数约为4000万人,煤炭行业就业人数约800万人,非煤矿山行业就业人数约350万人。

再加上烟花爆竹、交通运输、民用爆炸品、金属冶炼、渔业生产行业就业人数,保守估计八大高危行业就业人数逾8000万。

按照保守八大高危行业就业人数8000万、每人每年保费300元测算,中国安全生产责任险市场保费规模将达240亿元。

2

-Insurance Today-

第二重奏:疫苗责任强制责任险

2019年6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第六十八条规定:

国家实行疫苗责任强制责任保险制度,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应当按照规定投保疫苗责任强制保险。

屡次陷入“疫苗之殇”的中华民族,终于在疫苗全流程生命周期风险管理上,迈出了通过立法促进社会共治的重要一步。

一定程度上也表明,在疫苗全流程生命周期风险管理和社会治理上,国家更加注重市场机制和保险社会管理功能的发挥。

是否也预示了,商业保险尤其是责任保险已逐步成为政府治理经济社会综合风险管理的重要抓手。

该法将于今年12月1日正式实施。

规模测算: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生产国,共有45家疫苗生产企业,可生产63种疫苗,预防34种传染病,年产能超过10亿剂次。按照中国疫苗年产能10亿剂次测算,中国疫苗责任险市场保费规模大约在5亿元左右。

3

-Insurance Today-

第三重奏:三部委发文推广校方责任险

2008年4月9日,教育部、财政部、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下发教体艺〔2008〕2号《关于推行校方责任保险 完善校园伤害事故风险管理机制的通知》。

《通知》明确指出:

各省级教育行政、财政部门和保险监管机构要加强协调与合作,建立数据共享、信息互报和定期沟通的制度,合力推进校方责任保险工作,尽快促使全国全日制普通中小学(含特殊教育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全面实现应保尽保。

规则测算:2018年中国中小学在校生10093万,毕业生1565万,中小学生合计11658万人。按照每人5元保费测算,中国校方责任险大约在6亿元左右。

4

-Insurance Today-

第四重奏:五部委下文推广医责险

2014年7月1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司法部、财政部、中国保监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医疗责任保险工作的意见》。

《意见》明确指出:

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中医药管理部门要统一组织、推动各类医疗机构特别是公立医疗机构实现应保尽保。

规模测算:2017年末,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床位794.0万张,执业医师339.0万人,注册护士380.4万人。

按照市场主流定价每床350元、每名医护人员450元测算,保守估计,中国医责险市场规模大约在60亿元左右。

5

-Insurance Today-

第五重奏:三部门发专项通知推广食责险

2015年1月21日,国家食药监管理总局、中国保监会、国务院食安办公室三部委联合下发食安办〔2015〕1号文《关于开展食品安全责任保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

《意见》明确指出:

各地要充分认识食品安全责任保险的重要意义和积极作用,结合实际开展食品安全责任保险试点,适时扩大试点覆盖面,完善食品安全责任保险制度。

6月28日,富卫集团宣布收购美国大都会人寿香港业务,“小超人” 李泽楷保险版图再拓疆。

比起低调沉稳的父兄,李泽楷在娱乐版面的曝光率远超于财经新闻。

规模测算:截止2018年7月,中国食品行业规模以上企业8923家,再考虑到销售、存储等领域,保守估计食责险规模在80亿元左右。

举个例子:试点城市——宁波市2017年底,食责险已实现累计保费2859.8万元,保额56.7亿元,全市400余家食品生产经营企业投保了商业险,件均保费约为6万元。

6

-Insurance Today-

第六重奏:两大部委试点推广环责险

2007年12月4日,国家环保总局、保监会联合下发环发[2007]189号《关于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

要求各级环保部门和各级保险监管部门要充分认识到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重要性。在当地政府的统一组织下,积极开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的研究及试点示范工作,结合当地实际,制定工作方案,认真履行职责,推动本地区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工作实施。

2013年1月21日,环保部、保监会再次联合下发环发〔2013〕10号《关于开展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了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的试点企业范围和设计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的基本要求。

2018年5月7日,生态环境部部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管理办法(草案)》。该办法(草案)提出在前期试点实践经验基础上,在环境高风险领域建立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此外,2014年5月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规定“国家鼓励投保环境污染责任保险”;2015年出台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和2016年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都明确提出在环境高风险领域建立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2018年6月24日公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亦提出,推动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发展,在环境高风险领域建立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规模测算:当前,美国每年的环责险保费规模在40亿美元左右,而中国仅有3亿元左右。如果简单地按中国GDP为美国的60%推算,中国环责险市场潜在规模大约为160亿元。

7

-Insurance Today-

第七重奏:人社部发文试点15地长期护理险

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将“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首次写入“十三五”规划。

2016年7月8日,人社部下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决定在河北省承德市、吉林省长春市、上海市、重庆市等15地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并计划利用1-2年时间,探索建立为长期失能人员的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提供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

2019年3月5日,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指出:

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让老年人拥有幸福的晚年,后来人就有可期的未来。

规模测算:2018年,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为31673万。不过,目前长期护理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如果按照每人300元测算,中国长护险市场将是一个千亿级大市场。

8

-Insurance Today-

1500亿增量市场的应对之策

保守估计:

上述两大强制责任保险、四大推广责任保险以及一项长期护理保险利好政策的实施,将为保险业开辟高达1500亿的增量市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如今,政策利好的东风已至,保险业又当如何融入应对?

当深刻洞悉政府的真实希冀与要求:

通过在安全生产、疫苗产业、医疗服务、企业环保、食品生产经营、校园管理等环节引入强制保险机制,在提供风险保障的基础上,充分依托责任保险的社会管理功能和险企的风险管理技术,使险企真正介入上述领域所涉风险环节,真正做到全流程过程化风险管控,促使政府监管和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达到有效降低事故概率和经济社会风险的目的。

同时,通过在护理保险领域引入保险机制,从而做到监管与经办的分离,实现政府职能的转变和经办效率的提高。

上述政府的希冀与要求,正是当下保险业的痛点与软肋。

面对政府馈赠的上述巨量市场“蛋糕”,险企传统的通过保险产品提供风险保障、事后被动理赔的初级风险管理服务模式,已经很难满足当前上述各大险种所涉风险环节的全流程风险管理需要。

反而,依托自身和第三方专业技术力量,搭建上述七大险种所涉风险环节的全流程风险管理体系,成为所涉风险领域中风险识别、隐患排查、安全管理和医疗护理风险管控的行家里手,使保险真正成为市场经济条件下风险管理和控制的基本手段,才是当下行业亟待破题的核心工作。

这也是,真正应对行业挑战的治本之策。

一旦成形,定可赢得新的政府功能定位、市场地位及民生影响力。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文章推荐